洛阳信息网|471379资讯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网络整理 2019-06-03 最新信息

各朝御用文人在写本朝开国皇帝的历史时,通常总是一脸的崇敬和赞美。

高祖皇帝(或太祖皇帝)英明神武、算无遗策,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智慧、勇气、决心和才能。所以,他才能开创一个伟大的帝国。高祖皇帝(或太祖皇帝)还有一颗伟大而仁爱的心,有一种拯救万民于水火的信念,所以天下百姓都愿意支持他。高祖皇帝(或太祖皇帝)礼贤下士、虚怀若谷、从谏如流,且高瞻远瞩。所以众多优秀的人才纷纷聚集在他身边,供他驱使。面对前朝的残暴统治,面对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百姓。他早早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推翻前朝的残暴统治,拯救那些受苦受难的天下苍生。结果呢?在他的努力下,万恶的旧社会被推翻了,而天下百姓终于得到了新生。当然了,他一生中也犯过若干错误,但那都是他一时疏忽,被小人和奸臣所误。他一生中也有若干失败,但那都是他的属下没能真正理会他的精神,没能真正落实他的精神。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但翻开《史记》,司马迁对于刘邦的记载似乎有些“非主流”。

《史记》中的刘邦“好酒及色”、“固多大言,少成事”,类似的话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夸奖刘邦。而在《史记》中,萧何与曹参等人之所以愿意臣服刘邦,竟然是因为胆小怕事,所以怂恿刘邦出头。换而言之,当时的刘邦并没有什么值得他们信服的地方。他们只是把刘邦当做愣头青来看待,尽管刘邦早已过了愣头青的年龄。

《史记》中的刘邦在逃命时,竟然为了让马车可以跑得更快些,就一心要把自己的亲生儿女扔下车。如果不是夏侯婴阻拦,他的亲生儿女恐怕只能求上帝保佑了。

《史记》中刘邦的头号敌人项羽,怎么看都比刘邦更像英雄人物,以至后世读者总会不由自主地佩服项羽及轻视刘邦。人们常常认为,项羽之所以失败,只是因为他太心慈手软了。以至于大家都认为:如果项羽在鸿门宴上杀掉刘邦,最后的胜利者就一定是项羽。

我们必须得知道,《史记》绝不是西汉帝国的禁书,而《史记》的作者司马迁还是西汉帝国的御用文人。我所说的御用文人,并没有任何褒贬之意。司马迁是西汉帝国的太史令,太史令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编写史书。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因为《史记》并不一味地赞美刘邦,所以我们总认为《史记》对于刘邦的记载非常客观。西汉帝国的御用文人,竟然敢把种种大不敬的内容加在刘邦头上;西汉帝国的御用文人,竟然敢把项羽写得比刘邦更像英雄。所以我们总觉得,西汉帝国的言论肯定非常自由。

这就叫睁眼说瞎话,西汉帝国怎么会有言论自由呢?说说司马迁亲身经历的事吧,他受过“宫刑”(就是被阉割)。司马迁犯了什么罪?就是因为他说话嘴上没有把门的。皇帝认为这是黑的,他非要说这个东西并不黑。于是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司马迁当场就被阉割了!

因为说错了话,就遭受如此残酷的刑罚。说这种时代有言论自由,还不如说人类的历史就是言论自由的历史。

西汉帝国还有一位高级官员叫颜异,他被汉武帝斩首,罪名是“腹诽”。“腹诽”的意思就是说:皇帝认为这东西是黑的,你口头上不置可否,但你在内心里认为这东西不黑。于是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颜异当场就被斩首了!

因为在心里认为这东西不是黑的(未经证实,也无法证实),就遭受如此残酷的刑罚。说这种时代有言论自由,还不如说人类的历史就是言论自由的历史。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司马迁在写历史时,头上一直高悬着一柄随时可能落下的利剑。他怎么可能客观地记录汉朝开国历史呢?虽然作为一代史学巨匠,司马迁会尽力把当时的历史真相还原给读者。但如果我们不能体会到司马迁当时的处境,就永远无法真正理解《史记》中的内容。

在那种说错一句话就会招来灭顶之灾的社会中,司马迁在写本朝历史时,自然会十分地小心谨慎。只是说错一句话,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如果敢在史书上胡说八道,那必然是全家被杀、全族被灭的下场。

如果按照正常的套路,司马迁在写刘邦时,应该把刘邦写得英明神武、算无遗策、仁慈爱民。因为刘邦是汉武帝的祖爷爷,而且是西汉帝国的“国父”。但如果我们深入思考一番,就会发现一个恐怖的事实:如果司马迁敢这样写刘邦,那必然是全家被杀、全族被灭的下场。

刘邦的故事是一个励志的神话,但如果真要用写实的方法记录这个神话,那可就坏事了。

秦始皇说:“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结果呢?秦二世就被赵高杀了,子婴成为秦三世。子婴控制的地区就剩下关中地区,哪有资格当皇帝呢?于是子婴退位当了秦王。但子婴这个秦王也没当多久,就被项羽杀了。

秦之失鹿,群雄争相逐之。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刘邦说:“大丈夫当如是也!”项羽说:“彼可取而代也!”剻通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这些话随便一推论,就会引申出民权的思想。什么终身制有理,什么世袭制有理,全是胡扯。因为历史早已证明,谁能当皇帝,那就是看谁的实力强,谁会玩权术,谁能顺应时代潮流。

可在皇权时代,如果史官敢这样写历史,那必然是全家被杀、全族被灭的下场。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司马迁把刘邦写成一个励志神话,问题就太大了:一个最底层的老百姓,只要肯努力就有机会成为皇帝;一个人只要聪明勇敢,能够代表百姓利益,就有机会成为皇帝。如果史官敢在史书中表达这种观点,不是找死又是什么呢?

这岂不是在说,只要时机恰当,人人都有帝王相?这岂不是在说,只要谋划得当,人人都有帝王相?你看人家刘邦,一个农民的儿子,啥背景都没有,最后还不是修成正果了?

真要把史书写成这个样子,你就要好好掂量一下,你全家和全族有多少颗脑袋要被砍?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某些时代的统治者通常喜欢恬着脸说:我之所以能够高高在上,与我投胎好坏无关,完全是靠我的努力。说得更好听一点,我能高高在上,完全是因为人民拥护我。说得再好听一点,如果人民对我不满意,随时都可以让我下台。可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傻子都知道。

如果御用文人在为权力者做传记时,说这位权力者之所以能够掌权,是因为人家血统高贵:爷爷活着的时候大权独揽、父亲活着的时候大权独揽,所以他也能大权独揽。

即使这是事实,这位御用文人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权力者看到御用文人这样胡说八道,肯定会气得想杀人。

什么时代唱什么歌,某些时代需要励志神话,皇权时代则不需要。

司马迁在为刘邦写传记时,肯定会感到无从下手。因为上述原因,司马迁不敢把刘邦写得太伟大;可问题在于,如果司马迁把刘邦写得太渺小,那肯定也是不行的。

司马迁在写刘邦时,肯定详细翻阅了汉武帝关于刘邦的所有评论和指示。因为司马迁知道,如果不能仔细体会汉武帝的意思,在写刘邦的时候随口乱说,一定会死得很惨。从这个角度来说,《史记》中关于刘邦的基本论调都是汉武帝定下来的。而且这种论调,在当时也一定是非常流行的观点。否则,借司马迁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把项羽写得比刘邦更像英雄。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先看一个事实:司马迁曾为李陵辩护,说李陵是一个大英雄,可汉武帝好像不这么认为。而且汉武帝觉得:你司马迁这样夸李陵,好像是在贬低我小舅子(李广利)啊!于是,司马迁马上遭受了宫刑之苦。

大家设想一下:如果司马迁为项羽作传记,说项羽是一个大英雄,却没有得到汉武帝的认可,你猜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汉武帝觉得:你司马迁这样夸项羽,好像是在贬低我曾祖(刘邦)啊!届时,司马迁全家还能留下活口吗?

我经常听到类似的言论:司马迁是一位伟大的史官,因为他能够秉笔直书。说这种话的人,肯定连史官的主要职责都没弄明白。

史官的主要职责就是尽力保存和还原历史的真相,而秉笔直书绝不是史官的主要职责。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汉武帝明确表示:汉高祖刘邦是拯救时代的大英雄,项羽是一个邪恶残暴的反动派。而司马迁非要把项羽写得比刘邦更像英雄,这样的司马迁算是一个合格的史官吗?肯定不是!

因为,司马迁胆敢无视汉武帝的最高指示,结果必然是他永远丧失编写历史的机会。他的人头会落地,他写的书会被焚毁。如果司马迁这样死了,岂非死得比鸿毛还轻?

许多人一说到伟大的史官,就会说到什么秉笔直书,其实这只是一种错觉。伟大的史官之所以能够伟大,并不是他有秉笔直书的态度。而是他能在统治者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保存和还原历史的真相。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只要理解了司马迁的境遇,以及西汉帝国当时的言论环境。自然就会明白一个道理:刘邦在史书中的形象,是一个政治牺牲品。

因为刘邦的出身太差,所以为了突出皇权的神圣性,西汉帝国在宣传刘邦时,故意模糊了刘邦的道德和才能。西汉帝国之所以会这样做,就是想传达给大众一个意思:谁能当皇帝,与道德和才能无关,一切都是天意!

在当时,比刘邦有道德、有才能的人多得是,但最后成功的人却是刘邦。为什么呢?就是这是天意!

《汉高祖本纪》开篇就说了,有一条龙趴在了刘邦母亲的身上,于是刘邦出生了。而且紧接着,各种关于刘邦的神话故事和神奇传说,那是一个接一个的出现。陈胜振臂一呼天下响应,但陈胜没有天意,终归只是徒劳;项羽英雄无敌,但项羽没有天意,最终只有失败。韩信用兵多多益善,遇到刘邦却是处处受制;张良绝胜千里,却是只能给刘邦打工;萧何最初的地位高于刘邦,道德和才能也高于刘邦,但只能给刘邦当下属。

刘邦看似什么都没有,但最终得天下的人却是他,就是因为他有天意!刘邦是龙子,普通人能比吗?刘邦头上有五彩祥云,普通人能比吗?善于相面的人一看到刘邦,立刻哭着喊着要把女儿嫁给他,普通人能比吗?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刘邦的经历并不会成为励志神话。因为西汉帝国就是要告诉大家:刘邦的成功是天意!这招很厉害,如果大家相信了天意,谁还会励志呢?除非你能努力投个龙胎,否则再努力也没用。

《史记》中关于刘邦48岁前的历史记载实在乏味。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历史记载,而是一系列荒诞不经、粗俗无聊的民间故事。

司马迁为何敢在《史记》中抹黑刘邦?因为神化皇权的需要

本文作者:顾道惊城(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7811369711895051/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刘邦   司马迁   史记   西汉   项羽   子婴   历史   汉武帝   秦始皇   汉朝   秦二世   陈胜   曹参   夏侯婴   萧何   神武   历史学   胜利者   赵高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2019白菜网送彩金 下载就送彩金的棋牌 皇家赌场送彩金 送彩金100可提款mg游戏 时时彩开群软件 百家乐免费送彩金 棋牌送彩金且可提现的网站 足彩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网上送彩金的网站